首頁>文藝評獎>幻燈推薦

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獲得者送戲到基層

時間:2019年05月0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0
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獲得者送戲到基層
一上臺,就要把狀態“拎”起來

  “少數民族同胞的喜怒哀樂都在我的心里,有時候我表演需要表現一種情緒,我就想想他們,可以從他們的表情、動作上來揣摩我要如何去表現。 ”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獲得者、來自廣西戲劇院的哈丹,身為一名回族演員,一年中有數個月行走在壯族等少數民族聚居村鎮,為各族同胞送去歌舞、小戲等節目?!坝袝r候是邊采風邊演出,和鄉親們一起吃住,給他們演節目,和他們聊天,加深對他們生活的了解。 ”哈丹說,“我看到他們真實的生活狀態,艱苦的情況這幾年在慢慢變好,老婆婆牙齒沒了,笑容還在那里,我感覺到她們的生活很安穩,更需要我們帶給他們精神上的慰藉。 ”

  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頒出的第二天,十幾朵“新梅”就風塵仆仆趕到廣西民族大學,為數百名師生奉獻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慰問演出。慰問演出由本屆“梅花獎”獲得者辛柏青主持。本屆“梅花獎”獲得者林川媚、張培培、虞佳、顧衛英、李小青、蔡浙飛、吳素真、林燕云、張歡、陳麗宇、單雯、傅希如、哈丹先后上演了瓊劇《蝶戀花》 、豫劇《朝陽溝》 、川劇戲歌《康定情歌》 、昆曲《長生殿》 、秦腔《千古一帝》 、越劇《陸游與唐琬》 、豫劇《梵王宮》 、潮劇《梁?!?、京劇《智取威虎山》 、越劇《沙漠王子》 、昆曲《牡丹亭》 、京劇《空城計》 、獨唱《梅花夢》等選段和節目。聊起下基層,每一位獲獎者都有說不完的故事,他們說,“梅香”離不開基層的磨洗和淬煉。

  西北五省都愛聽秦腔,陜西省戲曲研究院演員李小青一年要下基層演出一二百場,觀眾特別熱情,經常是上萬人在廣場上看演出?!坝幸淮蔚礁拭C清水縣演出,廣場上站了2萬多人,基層觀眾習慣這種方式,即使站得遠,看不清,聽兩句他們就高興,有的站在喇叭底下,看不見,就不看,聽見秦聲秦韻就是高興的。 ”對于如何為不同欣賞層次的觀眾演出,李小青頗有心得?!跋锣l演出多,我們單位和幾個院團共同參與的‘天天有秦腔’演出也多,因為觀眾欣賞層次不一樣,演員對自己要有把握,演多了,不能讓自己演油了。下鄉面對那么多觀眾,演得不夠淋漓盡致,觀眾不帶勁兒,所以我們下鄉就比平時放開一點,‘過’一點,老百姓掌聲一來,我們也更加賣力,回到城市,面對幾百人的劇場,就要有分寸感,要收著演,這個度是要把握好的。 ”

  “在很偏僻的山村里,觀眾從來沒有看過省劇團的演出,我們一年會去演上百場,每次去,在一個村演出,七里八鄉的鄉親都來看,樹上、房頂上都站著、坐著人,看到他們那么高興,我們真的開心。 ”河南豫劇院青年團演員吳素真說,農村的演出環境肯定比不了城市,但她還是以劇場演出的質量來要求自己,拿出最好的狀態來對待每一場演出,“我不會因為基層觀眾沒有城市觀眾‘眼尖’ ,就讓自己懈怠了,我會比較注意他們的反饋,比如唱到哪一段,觀眾有共鳴,我就會記住,下次演出的時候把它處理得更好。 ”基層演出鍛煉了吳素真,她說:“劇場觀眾離舞臺有一段距離,在農村演出,觀眾就趴在臺邊上,和演員像面對面說話一樣近,他們的憨厚、可愛,跟著劇情哭、笑,讓我特別感動。在劇場,周圍很安靜,在農村,臺上在唱,臺下什么聲音都有,有賣小吃的,有喊叫的,集中精力演好一個角色非常不易,這樣的演出也鍛煉著我的集中力。 ”

  廣東潮劇院演員林燕云一年送戲下鄉150余場?!拔覀兊膽虮容^長,像《趙少卿》 《楚宮風云》 《紅鬃烈馬》 《孤兒救祖》等,上下集的戲很多,一般一晚上會演四個半小時,潮汕人都很喜歡看大戲,我們要一晚上把上下集演完,觀眾都早早去占位置,舞臺下滿滿的,有時候上萬人,演到很晚也不走。 ”和其他劇種相比,潮劇演出時間較長,確實很累,“上車就睡一會,下車就化裝演出” ,演員們習慣了,也覺得沒有什么。有時候白天排戲,晚上演出,累的時候,一想到下面很多觀眾在等著,演員一出現,他們都很開心,就不累了。林燕云說:“狀態不好,也一定要在臺上撐住,留下不好的表演形象就對不起觀眾了,現在欣賞環境也很考驗我們,我每時每刻對自己說,一上臺就要把狀態‘拎’起來。 ”

  “基層觀眾對傳統戲理解起來還有些困難,所以我們唱現代戲比較多,像《紅燈記》 《智取威虎山》 《杜鵑山》等。 ”黑龍江省京劇院演員張歡說,他們一般到一個市縣,要把區域內的每個地方都走遍,“比如伊春市,每個區離得特別遠,每換一個地方坐大巴要四五個小時,我們邊走邊演十幾天,回去休息一星期,又去下一個地方,大型演出一天一兩場,還有小分隊到村里,甚至挨家挨戶地演。 ”在林場,有些地方條件非常惡劣,趕上雨季,非常泥濘,下雨了,演員們在大篷車里演,雨停了,就出來演,有時候還會在倉庫里演出?!耙恍┢h地區,冬天到村里的路上積雪很厚,比較難走,留守的老人孩子,家里就一個炕頭,祖孫兩人,日子太苦了。 ”張歡說,“他們也許不是很懂京劇,但我們去了,讓他們覺得自己也可以欣賞演出,會感受到被重視、平等、溫暖。 ”張歡欣喜地表示,過去在基層演出,老百姓聽不太懂,不太敢鼓掌,后來有的會哼唱,還建立了票友組織,“我們下基層會和他們一起活動,用我們的樂隊為他們伴奏,我們的專業演員跟他們搭唱,他們都特別高興。 ”

  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特約刊登

(編輯:白偉)
會員服務
葡京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