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幻燈

良知、勇氣與藝術的把握——觀電影《學區房72小時》

時間:2019年07月1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路侃
0

  

電影《學區房72小時》劇照

  ◎ 在批判現實主義文學中,許多偉大作家面對金錢世界,有過大量表現善良、摯愛、真情的描寫,鼓舞了世界上無數在艱難時世中努力生活、不懈向前的人們。
  公映前沒見有多少宣發介紹,但看過剛上映的電影《學區房72小時》,內心著實感受到一種結實的觸動與震撼。這是繼《我不是藥神》以后,勇于直面民生問題的又一部現實主義力作。
  影片內容通篇反映出一種藝術家的良知,就是對民生問題的敏感和同情,對普遍性真實問題的敏銳捕捉,藝術筆觸緊密圍繞民眾生活最深切的關心、最痛徹的難點,這在當前現實題材作品中是非常難得的。
  故事寫的是城市中產階層面臨的一個普遍問題——子女上學擇校難。出于每個父母對孩子教育的重視,都想為孩子從小找一個“重點”學校,于是產生了“重點”學校周邊的“學區房”市場。一間設施簡陋、狹小的“學區房”能賣出高于正常價值的十幾倍。由此常常就衍生出種種經濟、社會、家庭、階層、道德、觀念的奇聞故事。本片通過大學副教授傅重在72小時內千方百計為女兒籌款購買“學區房”心力交瘁的經歷,反映了義務教育依然存在的教育資源如何更公平、教育質量如何普遍提高的問題,根本上反映的是經濟文化發展與人民更高層次需求之間仍然存在突出的矛盾,人們對優質教育的文化需求比任何時候都更加突出。同時,在傅重爭購“學區房”的過程中,又揭示出戶籍制影響下的大城市外來務工者的住房保障問題、城鄉通婚中的價值觀差異、二手房市場的規范、教師的權錢交易風險、個人利益追求與做人行事道德,特別是在物質追求日益擴張環境下人的精神層次、精神追求等社會問題。
  72小時內主人公傅重老師必須付款,否則看好的“學區房”將旁落他人的壓力,圍繞傅重身邊的中介、女兒、前妻、女友、保姆、富商、工作等紛繁、尖銳、不斷反轉的矛盾關系,構成影片快速發展的節奏和張力。而主人公面對復雜多變的矛盾關系,各種矛盾一肩挑的壓力,內心不斷表現出緊張的心理展現,又使得影片流暢發展的同時也枝繁葉茂,四處旁通。同時,影片情節描寫上行云流水、扣人心弦,又不乏深入細致。房屋中介不斷傳來“學區房”價格變動的信息,迫使傅重教學無心;富商袁主席高價援手,促使傅重對保姆背信棄義,而后又亮明高價援手是要挾傅重為女兒考試加分的“圍獵”意圖,讓傅重在親情、熟人、師生等的多重關系中顧此失彼。事實的無情揭示了某些人唯利是圖的觀念對精神生態的損害。其中富商女兒袁航與傅重的秘密師生戀增加了傅重的精神壓力,同樣是事實上批判了“有錢就能辦到一切”的道德觀。傅重在限時付款與人情關系的多重壓力下變得手足無措,以致當影片最后出現“學區房”并不能保證進入“重點”小學的變化時,傅重出現近似崩潰的超現實表現畫面。
  作為以上海為背景的城市影片,影片沒有豪華的風光場景炫耀,大量場景游走于房間、街巷,大量依靠人物對話交鋒推動情節,充分顯示影片內容扎實的充實感。大量使用手持攝影機造成的晃動畫面和長鏡頭,帶來與人物行動俱生的場面真實感和內心緊張感。眾多長鏡頭有著豐富的人物與場面內容,沒有形式的炫技。開場第一個長鏡頭,從空中俯瞰某小學旁邊一片紅色屋頂的別墅群,傳遞出影片要講述房子故事的意味深長。整部影片靠的是內容,用現實主義表現吸引人心?,F實主義的勇氣,不加粉飾地表現“學區房”故事所引發的人生世態,又將真實性與戲劇性融為一體,藝術化地呈現出來,是影片堅持現實主義精神和藝術表現的成功。其中人物關系的沖突與平衡,讓影片的現實主義力度顯得張弛有度。中介、保姆、富商袁女士母女都讓傅重倍感壓力與焦慮,而與傅重同居一室的離婚妻子對賣房、買房始終保持淡漠,五歲女兒的童真無憂,都給緊張感帶來些許緩和,幫助影片客觀呈現出人的多樣性,也給人們是否有必要不計代價地成為“房奴”帶來一些畫面外的思考。
  事實上,影片提出而沒有展開,也沒有回答的一個問題,也正是“學區房”現象深層反映的價值追求是否有值得反思的地方。爭購“學區房”一方面反映的是父母對兒女教育的傾心的關愛,是對教育水平普遍提高的渴望,同時是否也反映出家長對“第一”的過分追求,對孩子從小就要只能贏不能輸的人生設計?不只是“學區房”,一些高端的學前班、課外班,很多也反映了市場引誘家長的人生設計,而沒有全面想到兒童的自由快樂健康成長。包括影片中保姆所反映的城鄉通婚難題,男方無房女方就要退婚,沒有人反思為什么先租房不行。這些都揭示了經濟文化部分領域高質量發展與高需求之間還存在的不適應,也揭示了發展不充分的同時人的觀念與情感建設同樣存在不足。解決這種矛盾,提高發展質量無疑是第一位的,但發展也無疑需要一個過程,在這個陣痛期間,精神文明的調節能夠發揮對人的積極影響,包括人的精神價值追求、情感位置、物欲態度。積極健康的人生態度與精神文化追求勢必會克服或減少物欲橫流造成的重負和問題。在批判現實主義文學中,許多偉大作家面對金錢世界,有過大量表現善良、摯愛、真情的描寫,鼓舞了世界上無數在艱難時世中努力生活、不懈向前的人們。今天的現實主義文藝仍然需要有面對物質世界的積極精神描寫,寫出有志者在物質世界和人情勢利擠壓中的精神文化信念、正直理想、不懈追求。這樣的現實主義就不僅是有筋骨,更有理想、有溫度,更會給人更大的啟發和鼓舞。
      (作者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
(編輯:詹乃德)
會員服務
葡京赌场